努力努力的张总

「44」Hello Mr.My yesterday

挖个坑埋点土:


张艺兴醒过来的时候,客厅里只有他一个人。


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开灯,窗帘也都拉了起来,本来就阴沉的天气里,房间显得更加灰暗了。 


张艺兴从沙发上爬起来,挠了挠头发,走到窗边拉开了帘子,外面的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,他们之前堆的雪人被覆盖掉了轮廓。


张艺兴看看时钟,已经快下午了,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午饭时间,颇有些恍惚的感觉。


仔细回想一下,之前明明是和大家在一起看电影,连钟仁都被硬拽来了,可是后来自己好像不知不觉地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样……


张艺兴对着空空的房子喊了几声,没有人回应。


“……”


难道这伙人背着他出去吃饭了吗!真是过分!


张艺兴看着外面寸步难行的积雪,觉得这个可能不太大,那他们到底去哪里了?


可惜满腹的疑问填不饱肚子,张艺兴决定先去冰箱看看有什么吃的。


光线实在太暗了,可能是之前为了看电影的时候营造气氛把灯关掉的,后来看他睡着了也没有打开。


张艺兴在开关上摁了几下却没有反应。


什么情况?停电了吗?


不说还不觉得,这下整个房子都阴冷起来,暖气好像也停了。


怪不得起来的时候身上盖着被子呢,大概是他们怕他着凉吧。


可能是雪太大,电力系统不知道哪里出故障了。


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……


张艺兴叹了一口气,转身去了厨房。


“让我看看有什么吃的……”


张艺兴念叨着打开了冰箱门,然而在打开的一瞬间,他立马就把门关上了。


此时此刻,张艺兴站在冰箱前沉思的动作与早上的都暻秀一模一样。


雪人……会七窍流血吗?


张艺兴以为是自己眼花,他小心翼翼地又打开了冰箱门,两个雪人依旧立在里面,可是却显得十分诡异,不说菜叶衣服破破烂烂的,饼干手断掉了,巧克力眼睛下还流出了红色的液体,顺着沙拉酱勾勒出的嘴巴画出了一道弧度,虽然笑容更加明显了,但是却让人毛骨悚然。


张艺兴再怎么迟钝也觉得不对劲了,他的脑海里控制不住地回响起了那部电影的背景音乐。


“不是吧……”


虽然没有看完,但是那种恐怖的气氛他也受到了一些感染,就算睡着了也不太舒服的,心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压着。


这到底是真的,还是梦?


“嗒——嗒——嗒——”


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安静,有什么东西顺着楼梯下来了。


张艺兴慢慢回头,看着那个一跳一跳从二楼弹下来的彩球,绷紧了神经,一动也不敢动。


就在此刻,又是一声响,张艺兴条件反射地循着声音看去,窗户好像被猛得推开了,冷风呼呼地吹进来,窗帘被吹得上下翻飞。


那里根本没有人。


 


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,看完电影的众人发现张艺兴不知道什么时候倚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
“这也行……”


金珉锡就坐在张艺兴旁边,却没注意到他刚刚一直是闭着眼睛趴在扶手上的。


正当金珉锡要摇醒张艺兴的时候,吴世勋抬手阻止了他。


“我说,咱们跟艺兴哥玩一个游戏吧。”


众人看向他。


一番商讨之后,每个人都窃窃私语地进行着轻手轻脚又忙忙碌碌的准备工作,然后各就各位,窝在不显眼的地方,等着张艺兴醒来。


好在他们也没有等多久,就在刚才,金钟大缩头缩脑地蜷在二楼楼梯口往后挪,在扔下玩具球之后,掏出手机群发:


「弹球完成,下一个」


躲在窗边柜子里的边伯贤看到讯息之后,悄悄地从缝隙里伸出一根棒球棍,借着窗帘的掩护,对着拉窗的边缘使劲一推


边伯贤看着张艺兴被吓得一个激灵,迅速退进厨房里,捂着嘴偷偷地笑了出来,摁着键盘:


「窗户完成,下一个」


楼上,金俊勉和吴世勋站在房门的两边,一人推开,一人又关上,反反复复地发出开合的声音。金钟仁和朴灿烈披着雪白的被单,还等在卫生间。


金珉锡和都暻秀默默坐在房间里,看着他们折腾。


“艺兴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啊。”


“可能吧……”


“他们也是有够幼稚的。”


都暻秀颇以为然地点头。


“不过你为什么会有玩具球啊?”


“……”


金珉锡打趣的眼神。


“昨天超市抽奖送的!”


 


张艺兴听着楼上的动静,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上去看看。


在厨房拿了点东西,张艺兴慢慢地挪了出来,边伯贤赶紧报信:


「要上楼了,准备隐藏」


吴世勋听见上楼的脚步声,匆匆和金俊勉一起,催着金珉锡和都暻秀起身。


“快快快,躲起来。”


刚才还气定神闲的人一下子变得手忙脚乱,一窝蜂地钻进了衣柜。


片刻后,四个人在黑暗中面面相觑,有点后悔为什么要躲进同一个衣柜里。


不过现在出去可能会正面撞上张艺兴,于是几个人只得作罢,乱七八糟地缠在一起挤着。


“啊啊啊——”


屏息等了片刻,外面突然传来张艺兴慌乱的叫声。


吴世勋皱眉:他还没让朴灿烈出来呢。


然后又是一个什么坠地的声音。


衣柜里一时只有呼吸声。
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
金俊勉问道。


都暻秀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拗着手臂发了个信息询问。


朴灿烈&金钟仁:「啥?我们什么也没做啊?」


边伯贤:「楼梯上面我都看不见」


金钟大:「我溜出去看看?」


也就是说,他们没有一个人在外面……


“不好!”


金珉锡挪动着身体想要出去,可是大家一起动作的时候更加混乱,衣柜被摇来摇去,像是快要散架了。


最终,衣柜的门被推开了,四个人齐齐摔了出来。


“艺兴哥!你怎么了!”


“你们快出来!”


就在这个时候,他们听见了金钟大焦急的声音。


顾不上别的,几个人爬起来就跑,边伯贤急急忙忙从柜子里钻出来,不小心磕到了头,朴灿烈和金钟仁跌跌撞撞地拖着被单出来,路上还踩到摔了一跤。


“艺兴哥!艺兴哥你醒醒啊!”


众人跑到楼梯边的时候,金钟大正托着张艺兴的脑袋,张艺兴侧着身子躺在阶梯上,紧闭着眼睛。


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
吴世勋惊慌道,脸色比刚刚吓到的张艺兴还白。


张艺兴脑袋下的楼梯上,有一滩暗红色的液体,在红木楼梯上都显得十分刺眼,金钟大的手上也沾上了红色。


一伙人都被这样的突发状况给吓傻了,反应过来的金俊勉快步下到金钟大身边,见到张艺兴仍是一副没有知觉的样子,连忙道:


“快快,把他搬到床上,拿药来!叫救护车!”


“药!药在哪儿!”


“手机呢,我手机呢!”


“救护车号码是多少来着?!”


“你抬头我抬脚!”


“慢点走!这样挤着我们下不去!”


一伙人像无头苍蝇一样慌了手脚,叽叽喳喳地你推我攘,金钟大见状急得不行,却在这个时候,感觉到张艺兴的身体在轻轻地耸动。


当然,这不是他的错觉。


下一刻,张艺兴就翻身坐了起来,拍着楼梯开始狂笑。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“被我耍了吧哈哈哈哈哈还想吓我哈哈哈哈哈!”


“哎哟我的天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众人停下动作,全都是一脸懵逼。


张艺兴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,见旁边的金钟大一脸惊恐,抓着他染“血”的手蹭到他的嘴巴上。


金钟大下意识舔了一下。


酸酸甜甜的。


“番茄酱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张艺兴笑得要打滚,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,吴世勋直接脚一软坐在了地上。


“吓死我了……”


张艺兴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,蹭地一下就站起来数落起他们:“你们几个,还想联合起来吓唬我?早着呢!”


想起了之前自己一番所作所为的其他人简直尴尬到无地自容,纷纷叛变指认队友。


“是世勋的主意!”


“对!都怪你!”


“就是他说要装神弄鬼吓哥的!”


“不关我们的事,是这几个小子精力过剩。”


吴世勋到现在都还没有从冲击重缓过来,他有气无力地说:“好,好,我认输。”


“可是哥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
一提起这个张艺兴就更想笑了,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摇了摇:“你们的短信也群发到我的手机上了。”


边伯贤:!!!我说呢!就是那个时候退回厨房拿的番茄酱啊!


明明自己也用了番茄酱涂雪人,怎么这下没想到呢。


众人暗恨他们整人不成反被整,而且还完全是他们自己的锅!谁也怪不了!


好气啊!


“不过你们还挺狠的,”张艺兴啧啧道:“连电闸都给拉了吗?”


然而吴世勋一脸茫然道:“没有啊。”


金钟仁抬手摁了一下楼梯边的开关,没有反应。


屋里依旧没有灯,一片阴沉,没来的及关上的窗户还在往屋里吹着冷风,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
在这个下着雪的午后,练习生宿舍的某一栋楼里,发出了男孩们齐声的尖叫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
 


 



 


*沉迷网页设计作业无法自拔,给我们哥做了个个站_(:з)∠)_


*说起来,马上要高考了,有没有要参加高考的小仙女呀


*本人高考的考试运还是不错的,所以想说祝福一下你们啦~


*以及本届考生转发这条微博,我会抽出一个送树叶书签,希望我的运气可以给你加成~


*当然不想要就不用理我了……【对手指